• <tbody id="v9lnk"></tbody>
    1. <rp id="v9lnk"></rp>
    2. <rp id="v9lnk"></rp>
      <dd id="v9lnk"><pre id="v9lnk"></pre></dd>

      登錄

      首頁 首頁 業界動態

      全國律協發布2018年上半年律師協會維權工作數據統計與分析
      來源:  2018-09-03 16:26:00

      2.jpg

      8月31日,全國律協舉辦2018年8月份例行新聞發布會,全國律協維護律師執業權利中心副主任高子程通報2018年上半年律師協會維權工作數據統計與分析。

      2018年上半年,全國各地律師協會共接待維權案件321件,受理維權案件291件,成功解決了141件。根據各地報送的典型案例并結合存在的情況,現將目前維權工作存在的問題分析及下一步應對措施報告如下。

      一、2018年上半年維權案件情況

      1.各地律協受理案件數與前幾年同期相比有了大幅增長。

      經過對各律師協會報送的維權工作數據進行統計,各律師協會2015年共受理案件109件,2016年共受理案件136件,2017年共受理案件422件,2018年1-6月共受理案件291件。

      640.webp (9).jpg

      圖1 2015年-2018年(1-6月)全國受理維權案件數

      維權案事件數量的增長,一方面說明了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對維護律師執業權利高度重視,敢于“舉旗”,維權意識增強,維權效率顯著提高,廣大律師對律師協會的依靠感和信任感有了明顯提升。另一方面也說明律師執業環境還有待進一步改善,各律師協會維權工作還應當堅持不懈,持之以恒。

      2.被侵權的情形仍集中在律師的知情權、申請權、申訴權以及會見、閱卷等權利,律師被強行帶出法庭等辯審矛盾大幅度減少。

      2017年律師在庭審中被違反規定打斷或者制止按程序發言及被違反規定強行帶出法庭各有8起,2018年1-6月此兩類侵權情形沒有出現一例。當然也不排除出現了此類侵權事件,而受侵權的律師沒有申請維權。但出現了這樣大幅度減少,從另一方面說明了司法部和最高人民法院加強協調溝通以及庭審制度改革,加強律師自律等帶來的可喜的變化。

      640.webp (10).jpg

      圖2 2017年和2018年(1-6月)被侵權案件類型

      3.維權受理地域分布非常不均勻。在32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律師協會2018年上半年受理的291件維權案件中,廣東省有90件,占比30.9%;有五個省(含直轄市、自治區、生產建設兵團)受理案件數是0件;受理案件數在1-5件(含5件)為13個省(自治區);受理案件數在6-10件(含10件)為7個省(直轄市);受理案件數超過10件以上的只有7個省(自治區)。

      640.webp (11).jpg

      圖3 2018年(1-6月)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兵團)受理維權案件數

      受理維權案件數的不平衡,一方面與當地的律師人數有密切的關系,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與各地律協在維權方面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有關。

      二、律師執業權利受到侵犯比較突出的幾個問題

      1.律師的會見權仍然是維權案件中的一個難點。

      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看守所律師會見場所嚴重不足,無法滿足律師正常會見;加之有的看守所工作人員在辦證、提押等環節不能合理安排,導致會見場所有效使用率較低,人為造成了會見場所的緊張。二是有的看守所以沒有會見室或者會見室被其他單位會見人員占用為由,拒絕安排律師會見。三是對“監視居住”或在治療期間的犯罪嫌疑人,律師的會見權基本上得不到保障。四是律師在年檢或換證期間的會見常會受阻。五是各地看守所對律師會見手續要求不統一,有的要求在委托書上加蓋事務所的公章,有的要求事務所介紹信必須使用固定的格式,有的要求提供律師證的復印件等等。

      除了以上問題外,在近期還出現了以下一些新情況:

      一是涉黑和涉眾等案件在偵查階段,出現了限制律師會見的趨勢。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在偵查階段除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案件”三類案件外,其他案件會見不再需要辦案機關批準。但近年來發生的一些涉眾型案件,包括一些非法集資案件,辦案單位以涉及國家安全為名,在偵查階段拒絕律師會見。今年開始的打黑除惡專項行動中,對于一些涉黑案件,律師的會見權也無法得到保障。如2018年3月12日,河南省律協接到北京市律協的協助函,反映北京君永律師事務所靳學孔律師多次到看守所會見“涉嫌開設賭場罪一案犯罪嫌疑人”時,均被拒絕會見。后經過鄭州市律協多次與辦案單位溝通,律師才得以會見犯罪嫌疑人。

      二是監察委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律師不能及時會見。伴隨著檢察機關轉隸的完成及2018年3月2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通過《監察法》,原有檢察機關偵查的職務犯罪案件全部移交給監察委員會行使。原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特別重大賄賂案件在偵查階段經辦案機關批準會見的條款并不適用監察委調查的案件。但依據刑事訴訟法規定,所有案件在審查起訴階段,律師均無需批準可以會見,但隨著監察委調查的案件開始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律師在此類案件的會見并不順暢。辦案機關以各種借口拒絕律師會見。如2018年4月1日,深圳市律師協會接到北京尚權(深圳)律師事務所李亞兵律師維權申請,反映其在看守所會見遇阻,因其代理一起涉嫌貪污、受賄案件,其委托人王某被深圳市監察委立案調查,該案于2018年2月12日已經由監察委移送深圳市檢察院審查起訴并于當天被執行逮捕并被關押在看守所。案件進入審查起訴階段后,李亞兵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時,被看守所工作人員以該案會見需要辦案單位許可為由拒絕。李亞兵律師隨后與辦案單位承辦人溝通此事,得到的答復是本案已進入審查起訴階段,會見不需要辦案部門許可,辦案部門也無權許可。而看守所仍然要求辦案部門出具正式書面法律文書。為此,檢察院出函說明情況,但看守所以函件內容沒有清楚載明是否許可會見的內容為由拒絕律師會見。律師經過二個月的努力仍然無法會見,最終向深圳律協申請維權。經過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多方面的努力,律師才順利會見到犯罪嫌疑人。

      2.律師的人身權受到侵犯的勢頭還沒有得到遏制,惡性案件時有發生。

      2017年發生了多起針對律師的重大人身權侵犯案件,如北京兩名律師在湖北省荊門市辦案過程中遭遇十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員毆打;福建文融律師事務所律師在江蘇鎮江中院開庭,在休庭期間遭到旁聽人員暴力毆打;湖北長貝律師事務所律師在長沙處理某一意外死亡賠償事宜時,被近十名死者家屬圍堵幾個小時等等。此類案件發生后,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啟動維權快速處置機制和聯動協調機制,對違法人員依法進行了處理,保護了律師的執業權利,打擊了違法犯罪行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從2018年上半年的情況來看,對律師人身權受到侵犯的事例還沒有得到遏制,甚至出現了一些惡性的案件。2018年上半年,律師受到侮辱、誹謗、威脅、報復、人身傷害的案件共44起;律師被非法關押、扣留、拘禁或者以其他方式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20起,這兩類涉及律師人身權的案件共64起,占2018年上半年維權案件近20%。如今年1月北京中銀(重慶)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曉茜在重慶市某區法院執行法官辦公室被對方當事人毆打;1月19日,北京匯鵬律師事務所胡斌云律師在安徽淮南市鳳臺縣新集法庭門口被當事人圍堵;1月28日,江蘇潤儀律師事務所湯玉泉律師等在江陰市璜土鎮處理案件時,被受害人親屬強行扣留于當地賓館達9個多小時;2月7日,四川清正律師事務所何素華律師反映其代理的某民事案件對方當事人的父母到其律所對其進行威脅,試圖搶奪律師手機等行為;3月19日,深圳律師協會接到廣東信通律師事務所杜心朦律師的維權申請,反映湖南省某縣經濟偵查大隊民警于當日下午到達杜心朦律師家中,稱其因涉嫌串通投標罪一案需到湖南協助調查,然后將杜心朦律師控制并帶走;4月16日,陜西律協接到陜西永嘉律師事務所李曉丹來電稱該所李學亮律師在代理案件過程中,在湖北省十堰市太和醫院遭到對方當事人家屬圍困,期間發生了肢體沖突;5月16日,湖南湘楚律師事務所尋昔江律師在湖北某裝飾工程設計公司洽談法律業務時,被近五百余人誤當其為公司員工而限制其人身自由;5月24日,湖南省益陽市律協接到湖南金創律師事務所段家清律師電話,反映其在寧鄉市某派出所調取案卷材料時遭拒,并與辦案民警發生肢體沖突;6月5日,廣東省律師協會收到天津勒芝律師事務所姜潘律師維權申請,稱其在廣東省湛江市下轄廉江市某酒店處理農民工突發意外死亡事件時,被某包工頭帶領的人員謾罵圍攻,限制人身自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等等。更有甚者,2018年6月22日,湖南衡陽律師金鐘在其律師事務所內被自己曾代理案件的當事人熊某連捅數刀,當場死亡。這一方面反映出,部分當事人的法律意識淡薄,對律師工作存在誤解和偏見;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侵害律師行為的違法成本相對較低,使得侵犯律師人身權的事件屢屢發生。2016年6月,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中強調“切實維護律師執業權利和人身權利,必要時對律師采取保護措施”,這種“保護措施”應當既要有事后及時的救濟措施,更要有完善的事前預防、事中處置措施,才能切實保護律師的執業和人身權利。加強法院民事案件庭審和休庭期間的安全秩序維護措施,比如加強法警維護法庭秩序工作,為律師提供與旁聽人員相對隔離的休息區等等,不斷完善法庭安全的軟硬件建設。需要今后從立法、司法和執法各環節,體現出從嚴處理侵害律師人身權利行為的鮮明態度。

      3.律師涉嫌犯罪被羈押的情形時有發生。

      近年來,各地發生了多起律師因涉嫌犯罪被羈押或被判有罪的案件,包括律師犯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拘禁罪、醉酒駕駛罪、強奸罪、偽造證據罪、詐騙罪、尋釁滋事罪等。既包括律師在執業過程中的一些犯罪,也包括律師非執業過程如參與企業經營中的一些違法犯罪。對此應根據不同情形,決定是否適用維權。既要保障律師的合法執業,也要對其違法犯罪行為不護短。

      三、如何解決維權工作中的幾個常見問題

      律師維權工作必須持之以恒,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從細微入手,讓廣大律師親身感受維權的功效。

      1.切實解決律師的會見難問題。

      從法律意義上來說,律師憑三證會見不應該成為問題,但現實中律師無障礙會見總是不能實現,這既有客觀因素也有主觀因素。會見場所的不足,隨著刑事辯護的全覆蓋,這一矛盾將會越來越突出,需要尋求財政支持逐漸改善設施。但如何充分發揮現有設施的作用,需要主觀能動性。如允許周六日律師會見,適當延長工作日律師會見時間等;同時對一些不依據法律限制律師會見的條條框框要打破,不能總靠律師維權來實現,要讓依法治國落到實處。

      2.配合《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的修改,切實保障律師執業權利。

      律師的會見權、閱卷權等各項權利必須在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中得到明確的體現。監察機關將案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后,律師的會見和閱卷權不應該受到限制等等。需要與有關部門進一步協調,明確相關要求和規定。

      通過《律師法》的修改將近年來出臺的涉及律師執業權利的政策、規定上升為法律。要從保障律師訴訟權利,完善便利律師參與訴訟機制,完善律師執業權利救濟機制,建立健全政府購買法律服務機制,研究完善律師行業財稅和社會保障政策等各方面,完善律師執業權利保障。

      3.要重視對律師的人身權保護。

      律師的人身權是律師權利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律師法》第三十七條明確規定“律師在執業活動中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律師的人身權包括律師的生命健康權、名譽權、肖像權等,也就是說律師在執業過程中其人身自由權不受限制和剝奪,其名譽權不得受到侵犯。律師執業過程中的人身權受到法律的特殊保護,任何侵犯該等權利的行為都應受到法律的追究。切實保護律師的人身權是維護律師執業權利的重要體現,是律師協會義不容辭的責任。針對頻繁發生的侵犯律師人身權案件,一方面要啟動快速處理機制和聯動協調機制依法進行處理;同時要通過對律師的作用地位等正面宣傳,形成尊重律師,維護律師的社會氛圍。另外還要加強律師安全教育,律師自身的安全保護意識也必須加強,要善于處理協調各方面的矛盾,只有保護好自身的安全,才能更好地履行律師的職責。

      4.加強對律師代理重大案件的規范和指導。

      要改變維權工作的方式方法,將維權的事后滅火前移到事前的預防。律師協會要對容易出現維權案件的重大案件做到心中有數。對律師代理的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涉及恐怖活動、黑社會性質的案件、拆遷案件、涉眾案件;可能引發群體上訪的案件;可能造成重大影響或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案件,律師協會要做到心中有數,及時跟蹤,引導廣大律師依法執業。

      5.要將維權工作機制及聯席會議制度、快速聯動處置機制落到實處。

      近年來,在司法部領導的重視下,律師維權工作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也出臺了一系列的制度和措施,但是這些制度和措施如何真正地發揮作用,需要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協會共同努力,不能讓這些制度成為空架子或旋轉木馬。比如說有的省市的聯席會議只有人員名單,沒有開過一次會議,更不用說在律師維權工作中發揮作用;有的維權案件只有領導批示,各部門才重視;維權中心和維權委員會的職責和分工不清導致相互扯皮等等。必須讓現有的維權工作制度和措施,真正的發揮作用,才能更好地開展律師維權工作。


      video